荆门至武汉通勤航线开通 200元打个“飞的”到武汉

湖北日报2018-01-13 09:22

荆门至武汉通勤航线开通 200元打个“飞的”到武汉

  图为:1月12日,荆门爱飞客小镇漳河机场,一架赛斯纳208EX飞机正欲起飞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严运涛 摄)

  湖北日报讯(记者严运涛、通讯员熊东东)1月12日,暖阳高照,荆门爱飞客小镇漳河机场,引擎轰鸣声中,一架赛斯纳208EX飞机从漳河水库边腾空而起。

  这是荆门到武汉航班的“第一飞”,标志着荆门第一条通勤运输航线正式开通。荆门,这个全省唯一不通高铁的市州,跨过“高铁”一步进入飞行时代。

  执飞这条航线的是石家庄中航赛斯纳飞机有限公司生产的赛斯纳208EX通用飞机,最多可乘坐9名乘客,最大时速350公里。上午10时20分,飞机从荆门起飞,11时10分准时抵达武汉天河机场,226公里的航程用时50分钟。

  珠海中航通用航空公司负责这条航线运营,该公司副总经理刘宁凯说,荆门至武汉航线的初期运营,主要是接受定制包机、空中摆渡和空中旅游等业务,票价暂定为200元。

  荆门航空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傅强介绍,固定航班计划3月推出,每天两班,其中上午10时30分荆门飞武汉,下午2时30分返航,优惠票价在200元至300元之间,不需要再另付燃油费和机场建设费。

  “首条通勤航线的开通,是荆门打造通用航空新城的一次新突破。”傅强说,该航线是对荆门至武汉现有交通方式的重要补充和完善,为下一步开通观光旅游航线奠定基础。

  200元,打个“飞的”到武汉

 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严运涛 通讯员 熊东东

  坐过飞机不稀奇,但坐“私人订制”的小飞机飞省会,却少有人“尝鲜”。

  1月12日,荆门至武汉通勤航线首航,作为首批“尝鲜者”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体验了一回低空飞行。

  坐个小飞机,带你飞武汉

  上午9时40分,记者赶到漳河机场。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航站楼,没有民航机场常见的一长排的值机柜台。

  登机手续十分简单。核对身份证,发放手写的机票,就可以进入安检通道。

  “一定要按照座位号坐!”安检员反复提醒。原来,通航飞机较小,需要根据乘客体重在飞机上安排恰当位置。

  “飞机的载重量是900多公斤,除开两名飞行员,最多只能坐9名乘客,且要分布均匀、保持平衡。”珠海中航通用航空公司副总经理刘宁凯解释。

  与普通民航飞机相比,堪比私人飞机的赛斯纳208EX显得娇小玲珑。机舱内,只有3排座位,每排坐3人。9个人坐在高1.3米、宽1.6米的机舱里,显得有些拥挤。

  10时20分,飞机滑行、拉升、起飞。下方,美丽的漳河水库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,一个个小岛星罗棋布。

  2100米的高空,飞机稳稳飞行,全程基本没有颠簸感。

  小飞机在高空飞行,大风、气流不会对其产生影响吗?机长刘春良说,今日天气晴朗,且通航飞机的飞行高度在1500米至3000米,这一高度气流波动不大,适合通用航空作业。

  11时10分,飞机降落,武汉到了。

  低价飞行,能飞多久

  荆门开通到武汉的飞机啦!12日,这则消息成为荆门人朋友圈的热议话题。

  “不是荆门人没见识,而是对快速出行充满期待。”荆门人连华说,开通航班,荆门人有理由激动。

  荆门,是全省唯一不通高铁的市州。在武汉工作的连华,每次到武汉,要么开车,要么坐绿皮火车。

  “绿皮火车车次很少,最快3个半小时,多的要5个小时。”连华说,如果开车,120元的过路费加上油费,至少要200多元。相比之下,坐飞机优势明显。

  然而,面对荆门人的热情,珠海中航通用航空公司副总经理刘宁凯有些兴奋不起来。

  “飞机运行成本太高,200元的票价只是暂时的,长期不可持续。”刘宁凯掰着指头算账:在荆门和武汉的机场,飞机起降一次要3200元,飞行一小时航空燃油费1000元,两名飞行员一小时补贴700元,加上租用值机柜台、人工成本等,飞机每飞一次的成本约7500元。

  “就算每次坐满9名乘客,200元的票价收入也不到2000元。飞一次就亏一次。”刘宁凯说,航班运行初期为打响品牌采取低价策略,但未来具体票价和航班安排,还需综合考虑多种因素。

  56岁的机长刘春良,几年前曾在浙江、广东等地执飞过通勤航线。“这些地方较早在通航方面‘试水’,但成效并不理想。”刘春良说,通航飞行票价太低亏本,太高客源有限,当地通航企业出于客源、运营成本、高铁竞争等考虑,航线飞行很少,仅停留在低空观光旅游、飞行培训的层面上。

  “目前,国内通勤航线中也有运行不错的,比如河北石家庄到承德的通勤航线。”武汉爱飞客航空综合体发展有限公司项目总监陈少围介绍,2016年8月,中航爱飞客公司旗下的河北通航开通该航线,每周一、三、五、日往返各一班次,目前运行情况良好,特别是承德到石家庄的旅客比较多。

  “这条航线票价也只有300元左右,能运行好,地方政府补贴是一个重要因素。”陈少围说,为支持航线发展,石家庄和承德两地政府共同分担了每年约1000万元的补贴。

  在陈少围看来,决定通勤航线能否持久的关键,还是在于找准定位。“若定位在普通市民出行,一旦3年后荆门开通高铁,飞机如何有效与高铁竞争?”陈少围说。

(湖北日报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